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熱點追蹤 > 正文
中美握手言和更待何時
張介嶺 [第3445期 2019-06-17發表]
資料顯示,美國去年從中國進口的商品高達5,400億美元,遠多於其他國家,美企和尋常百姓從中大受其益。圖為在美國南路易斯安那港,貨船在裝運貨物。(新華社圖片)  

2019年6月28日、29日,G20峰會將在日本大阪國際展覽中心舉行。美國財長姆努欽日前確認,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將在這次峰會期間會晤。國際社會普遍關注,中美兩國能否在這次峰會上取得妥協,至少逆轉事態惡化趨勢。
 
不過,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6月10日答記者問來看,中美貿易戰偃旗息鼓,形勢仍不容樂觀。針對記者要求中方確認習特會提問,耿爽答稱:
 
“我們注意到美方多次公開表示,期待安排中美元首在二十國集團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晤。如果有這方面的具體消息,中方會及時發布。”
 
接著他話鋒一轉:“另外我們也注意到,美方聲稱將視大阪峰會期間雙方會晤情況,來決定其下一步在經貿問題上的舉措。這裏我想指出的是,關於中美經貿摩擦和中美經貿磋商,我們的態度是非常明確和堅定的。中方不想打貿易戰,但也不怕打貿易戰。”“如果美方願意平等協商,我們的大門敞開。如果美方執意要升級貿易摩擦,我們將會堅決應對、奉陪到底。”
 
耿爽的態度反映了中美關係的複雜性。長期以來,特朗普熱衷於將關稅作為直接的、單方面的政策工具,近日美國對墨西哥的關稅威脅已開始顯效,更使其篤信徵稅能在不損害美國的情況下實現確定的目標。
 

特朗普深陷關稅迷思難自拔

 
受此激勵鼓舞,特朗普揚言,如果北京不滿足美國的貿易要求,將進一步提高關稅予以打擊。他在接受CNBC採訪時稱,美對華政策因關稅會見效。一些企業不想支付關稅,離開中國去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正在徹底重挫中國。
 
“如G20峰會期間與習近平的會晤不能如期舉行,他準備給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並且會立即付諸實施。”特朗普再發狠話。
 
據美媒報道,特朗普政府正在為對華加徵下一輪關稅做準備。6月17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將舉行聽證會,讓企業評估下一輪對華關稅可能產生的影響。顯而易見,特朗普政府迷信關稅會增加收入,刺激GDP增長。
 
據測算,特朗普加徵關稅前,美國對華關稅平均水準為3.1%。其中,2018年,美國對華分別加徵了三次關稅,對華平均關稅升至12.4%。今年5月,又對中國2,000億美元進口品的關稅從10%增至25%,對華平均關稅升至18.3%。如果特朗普像威脅的那樣對其餘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的關稅統一升至25%,美國對華平均關稅將飆升至27.8%。倘若如此,美國對華徵收的關稅水準就與1930年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相差無幾了。
 
 
毋庸置疑,特朗普對華加徵關稅,使得中國產品在美國市場受到歧視性對待。至少目前,美國對大多數主要經濟體的關稅仍然較低,平均只有3~4%。如果中國不是WTO成員國,美國目前的對華關稅水準可高達38.6%。
 

覆巢之下 安有完卵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許多人天真地認為,由於中國對美出口遠大於美國對華出口,貿易戰對中國的損害會遠大於對美國的損害。然而,實際情況恐非這麼簡單。
 
資料顯示,美國去年從中國進口的商品高達5,400億美元,遠多於其他國家,美企和尋常百姓從中大受其益。與此同時,美國每年對華出口逾1,200億美元,汽車、航空和農業等部門從中國不斷擴大的經濟規模中獲利。美國政府估計,對華出口支持了超過90萬個工作崗位。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估計,按照當前水準,特朗普的關稅可能會給普通美國家庭造成每年831美元的損失。顯然,加徵關稅制華只能是兩敗俱傷。中國進口品減少將加重美國經濟的負擔。
 
有分析指,特朗普的關稅算式有瑕疵。2018年,美國政府承諾補貼96億美元彌補農民在中國關稅報復中所受損失,比美國對華加徵的關稅還要多出10億美元,國庫補貼農民的費用超過了美國政府多徵的稅款。關稅不僅損害美國企業和消費者,還增加了美國政府的支出。
 
事實上,自去年以來,特朗普的關稅赤字不減反增。5月份,美國再次宣布給受貿易戰衝擊的農民160億美元的補助,短短10個月內動用國庫補貼農民額超過了250億美元。而對華加徵關稅至今僅多得了190億美元稅收,兩者相差60億美元。即便如此,這些關稅並不由中國支付,最終還是轉嫁到了進口中國產品的美企身上。
 
在可預見的將來,特朗普的關稅赤字並無縮小跡象。如今,中國宣布將停止採購美國大豆,這無疑將進一步衝擊美國農業部門,並可能觸發白宮新的農業救助。關稅戰還將拖累全球經濟增速。
 
在6月9日結束的G20財長會上,美國代表竭力要求大會公報刪去“意識到迫切需要解決貿易緊張局勢”這一揭示貿易戰對世界經濟負面影響的內容,被批掩耳盜鈴。IMF警告,美中互徵關稅或將導致明年全球GDP降低0.5%,相當於4,550億美元。世界銀行上月表示,全球貿易增長已減緩至十年來最低水準,2018年降至3.9%,低於WTO 4.4%的預期。
 

如出一轍 中國取代日本成替罪羊

 
歷史何其相似乃爾。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列根擔任總統前,有一次在胡佛研究所發表演講,為從國家安全考慮對鋼鐵和其他貨物徵稅辯護,受到與會者的當場質疑。特朗普與列根當初的論調如出一轍,只是向前更邁進了一步,為加徵關稅將國家安全與經濟安全混為一談。恰恰相反,如上所述,加徵關稅反而有損美國的經濟安全。
 
美國社會彌漫的反華氣氛令人想起上世紀的反日情緒。5月27日,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學院高級研究員斯蒂芬·羅奇撰文指出,1985年9月,《廣場協議》簽署後,時任總統列根評論日本說:“如果他國政府對假冒或仿造美國產品的行為聽之任之,那麼這種做法就是在偷走我們的未來,這就不再是自由貿易。”今天特朗普的所作所為似曾相似,只是中國代替了日本。
 
羅奇指出,在與美國的對峙中,日本最終退卻了,但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失去了近30年的黃金時期,陷入經濟停滯和通縮。美國國內儲蓄嚴重短缺催生了經常項目和貿易赤字。今天美國又對中國故伎重演,將他國作為本國經濟問題的替罪羊。如上世紀八十年代打擊日本一樣,打擊中國成為美國日益惡化的宏觀經濟不平衡的必然結果。
 
羅奇直指,現在中國扮演的角色和日本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一樣。表面上看,中國對美國經濟的威脅比當年的日本更大。畢竟,2018年美國商品貿易逆差裏來自中國的份額達到了48%,當時日本只佔42%。但這種比較本身是扭曲的,上世紀八十年代還沒有全球供應鏈這回事。
 
羅奇分析,經合組織和世貿組織的資料顯示,美中雙邊貿易逆差裏有大約35%~40%源於中國以外的產品,它們只不過在中國境內組裝並海運至美國。這意味著在今天美國的貿易逆差裏面,真正由“中國製造”造成的部分實際上小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的份額。
 

美對華或有種族主義作祟

 
面對關稅亂象,美國一些人主張國會重新恢復對關稅的權力,至少要限制總統動輒拿國家安全說事。當然這只是從美國內部三權制衡機制談問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美國能吏如雲,又有智庫和情報部門助陣,難道美方一眾高官對中美貿易戰“殺敵一千,自傷八百”這樣簡單的算術題都不會做?
 
非也!前些日子讀到美國國務院研究局局長斯金納的分析後,筆者雖將信將疑,但細思如醍醐灌頂,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斯金納視角獨特,將種族不爽列為美中地緣政治角逐的一個因素。她說,“蘇聯以及那場競爭,某種意義上是西方家庭內部的爭鬥”。而與中國的競爭,“是我們第一次面臨非高加索人種的大國挑戰者”。
 
美國前助理國防部長、尼克森總統首席中文翻譯傅立民大使6月初同樣一針見血地指出:如今許多美國人對中國的看法都潛意識地將陰險狡詐的傅滿洲形象與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咄咄逼人挑戰美國工業和金融主導地位混合在了一起,產生了一種類似當初催生“反苦力和排華方案”出臺的懼華心理,有生存遭威脅的危機感。
 
華盛頓一些人士將貿易戰視為兩個大國衝突的表像,其目的是逼迫中國放棄創新大志,限制其挑戰美國經濟霸權的能力。美國揮舞關稅大棒與其說美國是為了控制貿易赤字,不如說是在遏制中國科技雄心。
 
細思極恐,人類發展到21世紀的今天,對黃種人的疑慮再次浮出水面,中國不是白種人竟然被指可能是美國對中國崛起情緒反應強烈的潛意識原因。
 
希望中美經貿摩擦早日解決—一位美國豆農的心聲。圖為美國農場主雷·謝克斯奈德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西巴吞魯日堂區的農場農田邊(3月1日攝)。(新華社圖片)
 
專家認為,美國人應該捫心自問,他們對中國崛起的反應,有多少是基於理性分析,又有多少是出於對非高加索文明深度不爽的結果。毫無疑問,美國熱炒的所謂國家安全憂慮完全被擴大了,但政治上對華疑慮則是千真萬確的。
 

貿易戰衝擊全球產業鏈版圖      

 
UBS調查顯示,迄今為止,大多數產業都轉向了美國和日本、韓國等國和臺灣等北亞地區,而不是東南亞。不過,如果美國繼續加稅的話,亞洲發展中國家會獲益更多,尤其是泰國、印尼和馬來西亞。日本、澳洲和印度關心的是反制中國的外交野心,而不是貿易戰的後果。有分析稱,隨著貿易戰引發全球供應鏈和投資分布出現變化,一些國家將從中美貿易戰中坐收漁利。
 
首先,南美農民可望從美國對華大豆出口下滑中獲益,隨著另尋供應商,中國對巴西大豆的需求猛增,阿根廷也將獲益。
 
第二,墨西哥與中國對美出口多有雷同,一直存在競爭關係。隨著中國進口品提價,墨西哥可望從中獲益。新版北美自貿協議生效後,墨西哥獲益更大。
 
第三,與中國大陸一樣,韓國和臺灣對美出口電子設備。儘管存在工資差異,美國增稅將使它們的產品更具競爭性。
 
第四,越南工資水準低,勞工和環保法規寬鬆。得益於中美貿易戰,越南對美出口可望擴大。2018年,美國從越南進口增加了34%。東盟國家,如越南或印尼,會得益於一些產業轉出中國。已有企業將生產基地轉移到了越南。
 
專家分析,轉移產業鏈代價昂貴,企業不願這麼做。貿易戰一旦導致新的供應鏈形成,即使中美兩國停止貿易戰,但木已成舟,那些從中美貿易戰中獲益的國家仍可能長期獲利。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越南等部分國家因產業轉移和其他國家避險行為出現經濟好轉,世界主要經濟體仍面臨出口萎縮,甚至經濟衰退困局。在貿易戰作用下,從2019年2月開始,全球產業鏈上游國家出口萎靡、貿易活動乏力、製造業缺乏信心,5月中美貿易戰再度激化後,頹勢從供應鏈上游向中游蔓延。今年第一季度,韓國出口較上季下跌7.1%,縮減幅度居G20之首;巴西出口額較上季下跌6.4%,俄羅斯、印尼與日本也分別下跌了4.4%、4.3%和2.3%。 
 

中美仍有達成協議動力

 
2016年大選期間,特朗普威脅,上臺後將對中國進口品全面徵收45%的關稅。有跡象顯示,他正在一步步朝這個方向邁進。中美貿易戰何去何從,世界再現悲觀情緒。加徵關稅或將成為中美關係的新常態。 
 
不過,雖然美國百般阻擾貿易自由化,但大多數國家仍在繼續擴大全球貿易。去年以來,歐盟與日本簽署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自貿協定,取消了幾乎所有的關稅;墨西哥和歐盟達成原則性協定,更新升級墨歐自貿協定;有11個成員國組成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也已生效;49個非洲國家建立“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AfCFTA)”,推動貿易出口多樣化,為更多中小企創造機會,成為WTO創建以來最大的自貿協定。所有這些無不告訴人們,事情也許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糟糕。
 
更為重要的是,中美兩國有握手言和的實際需求。一方面,中國經濟正在放緩。IMF預測,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將從6.6%將至6.3%,2020年進一步降至 6.1%。另一方面,全球經濟形勢的不確定性會刺激全球股市波動,挫抑美國股市上升,而股市被特朗普視為是否認可其經濟政策的晴雨表。此外,中國的報復性關稅遲早將進一步衝擊特朗普的重要執政基礎美國農民。值此美國大選日趨臨近之際,面對美國經濟的不確定性,特朗普難以高枕無憂。
 
對全球貿易而言,要實現效率和公平,呼喚一個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架構,達成更多的區域或多邊貿易協定,並探索重組WTO的可行性,以適應新的政治和經濟現實。
 
最近幾天,從東京等地接連傳出了“G20當務之急是終結貿易戰”的呼聲。儘管來自美國的聲音始終令人不安,中美依舊爭持不下,但雙方仍有緩和危機、達成協議的動力,只要特朗普丟棄中國會簽訂“城下之盟”的幻想,即將舉行的G20峰會無疑為習特會握手言和提供了一個重要平臺。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5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五子棋必胜26阵法图解